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磊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李磊:思想方法比技术更重要

2017-02-09 22:58:38 来源:美术报作者:
A-A+

  我个人是以艺术创作为主,也在担任美术馆的管理工作,经常最困惑的问题是被问到你为什么做抽象艺术?这张画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其实这个问题背后暗含着观众看画是基于一种具象的思维,要从画里看出一些具体的内容。当看到抽象艺术的时候他马上用具象去对应,没有用抽象的方法去理解这个图像,但是又找不到对应的图像,没有办法接通审美感受,所以就会与抽象艺术保持距离。

  我们的美术教育从一开始都是具象教学,这种具象的教学是从西方引进过来的,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主要是根据前苏联的教学模式形成的。为了画得像花费几年到数十年的时间,这是一个巨大的误区。到了21世纪,图像的获得轻而易举,如何让图像说话以及说什么样的话对我们来说才是重点要解决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思想方法比技术程度更重要。

  1995年左右我思考的是关于生命周转的问题,就画了“禅花”组画。这组画基本上是在一个层面的色彩上面画点点,表达的是树上的花落在承载它的土地上、泥土里、草地上,最后成为下一轮生命的滋养和可能性。这个题材本身是有意象的,在此基础上我又尝试往前推进了一步,在纸上勾画了大量的线条和色彩,做了大量尝试,比如贴一张红纸和绿纸观察它们有什么关系,上面再涂点颜色会是什么关系……现在叫视觉语言的实验,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具象图像最后都可以把它们归纳为抽象的结构和要素,这些抽象的要素最后提炼出的是具象的一些关系。那会儿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我没有目的性地在做这样的小作品,它们与外界没有关系,就是我自说自话,自问自答,但是这养成了我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不断地提出问题,想办法去解决问题,一旦这个问题解决了思想就会开阔一些。

  我到现在还保持着一个习惯,每次出门都拿着纸笔,只要有一点点时间就跑出去东看西看,把有趣的事物勾画下来。另外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临摹,不是一般临摹课上画的那种,我就是勾勾画画,把作品最核心的问题勾勒下来,通过临摹大师的作品找到他们的思想方法和创作逻辑、视觉逻辑。

  抽象是去掉现象看本质,分析和归纳都是它的方法。我有张抽象的写生作品《忆江南》,画的是对江南的美好感受和回忆。在整个写生过程当中我就琢磨什么是江南的特质,应该怎样用抽象画来表现江南?根据个人的感受,我总结了四个江南特点:绿、水、弥漫和造型的不确定性,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创作。

  国际上一些专家很明确地说我画的是中国抽象,我个人并不太主张。对一般的学术研究来说,以标识一个文明的界限或者是进行国家性的标识来进行分类是有必要的,但是从更深的要求来说,尤其作为一位艺术家来说是没有必要自我限制的。我认为一位抽象艺术家的表达是否能够提炼出人类内心普遍的共识或感动是最重要的,就像我们听贝多芬的音乐,无所谓他是哪个国家的人,只要他的音乐响起,我们就会被它带动、会为之感动,这就是伟大的艺术家。

  中国抽象其实包含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就是说抽象的方法和思维具有某种中国的特质,是不同于西方的;另外一层是指包含了中国传统的抽象要素的视觉作品。其实就是两点,一个是思想方法,一个是视觉要素。表面的视觉要素难以具有长久的说服力,因此思想方法、宇宙观以及对世界核心问题的认识才是最重要的,而怎样把思想转换成视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中国是有抽象传统的民族,但是我们没有将其梳理提炼成系统的思想方法。我们在中国绘画中有一些关于方法论的描述,但是也没有最终形成纯粹的视觉理论体系,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我们所做的抽象视觉研究是非常有价值的。

  (李磊,艺术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磊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